头部背景图
轮播图
恩佐娱乐非虚构写作先驱汤姆·沃尔夫走了连同那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5-23 06:51   

  美国当地时间5月14日,汤姆·沃尔夫在曼哈顿去世,享年88岁。对于我们来说,这个名字也许会有点陌生,但是,他对新闻业的贡献——新新闻主义,大家应该不陌生。作为新新闻主义的代表,沃尔夫鲜明的个人特色,开创性的表达方式,以及对于中外新闻实践中“非虚构写作”的重要影响,都具有开拓性的意义。

  据新京报消息,北京时间5月15日,美国记者、作家汤姆·沃尔夫逝世于曼哈顿的一家医院之中,享年88岁。他的经纪人林恩 内斯比特证实了他的死讯,称沃尔夫此前因为感染而住院。

  汤姆·沃尔夫(小托马斯·肯纳利·沃尔夫,Tom Wolfe,1931年生),美国记者、作家,新新闻主义的鼻祖。他的报道风格大胆,以使用俚语、造词和异端的标点为特征。

  与他大胆犀利的风格不同,他的穿着显得格外的精致,《纽约时报》曾对他的穿着有过这样的描述,“一个身材高挑、苗条、蓝眼睛、孩子般的男人,穿着一件三件式定制西装,细条纹真丝衬衫,白色高领,胸前的口袋里装着一只明亮的手帕”。他自己将这种穿着称之为“新式炫耀”,认为这种类似南部绅士的装扮能让别人卸下防备,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什么都不知道,却又什么都渴望知道的火星人”。

  汤姆·沃尔夫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撰写新新闻主义类的报道,他于1968年完成的代表作《刺激酷爱迷幻考验》正是此类报道的范例之一,书中记录了沃尔夫与嬉皮士同伴真实的旅行过程,读来犹如短篇小说。

  1973年,汤姆·沃尔夫与同伴一起选出了21位认可这种写作方式的作家的作品,并编辑成书,取名《新新闻主义》,“新新闻主义”称呼由此得到学界认可,汤姆·沃尔夫也因此被誉为“新新闻主义之父”。

  不知道汤姆·沃尔夫在未来的评价中,是否算作一个优秀的文学写作者,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是个极为糟糕的“传统新闻记者”和棒球手。

  他在1952年的时候被纽约巨人队选中,但三天后就被裁,因为他无法投出理想的快速球。于是,他回到了耶鲁大学,继续自己美国文学研究的博士学位。

  为了完成毕业论文,沃尔夫采访了数位美国作家,然后想用一个更立体的方式去呈现。结果,他把论文写成了一篇媒体特稿,用了非常主观的写作方式。

  他掏出来的这篇论文无疑把教授们吓坏了,没有人愿意给他通过。沃尔夫不得不收敛起自己写作的激情,用规规矩矩的语言重新写了一篇论文,《论反智主义在美国》,这才从大学毕业。

  在当时,沃尔夫的写作太过新颖,无法被学院派接受,于是,他断了在学术界发展的念头,改而寻求媒体的工作。但是,媒体行业的风格虽然开放,但在沃尔夫之前,也没有人像他那样写过稿子。

  1957年,毕业后的他投了一百多份简历,却回复寥寥,唯一收到的3封回复,还有2封是拒信。好在,还有一家地方报纸愿意聘用他,他揣着唯一一封录用信,加入了麻省的地方报纸《The Springfield Union》,开始了他的记者生涯。

  在工作了两年后,1959年,沃尔夫被《华盛顿邮报》聘用,开启了自己的“新新闻主义”生涯。

  在《华盛顿邮报》,他的观察力就让其他记者感到惊讶,这个年轻人对传统意义上更抓大众眼球的政治事件和公众人物不怎么感兴趣,相反,他经常去和社会边缘的小人物接触,与他们交流。这是沃尔夫的写作初衷,他认为当代的创作——无论是小说还是媒体报道——都无法抓住真正的美国精神,而那种媒体的客观报道,对尼克松的纪实描述,是所有人都不需要的东西。

  身处五六十年代的美国,相对于传统的报道内容,“离经叛道”的沃尔夫明显对“嬉皮士”“LSD”“反文化”等现象更有兴趣。恩佐娱乐

  不过《华盛顿邮报》的风格终归偏向保守,在那里,他最成功的文章是一篇古巴革命的报道。

  1962年,沃尔夫跳槽到了《纽约先驱论坛报》,从华盛顿搬到了光彩陆离的纽约。在这座城市里,有更多荒诞又放纵的故事发生,自由的氛围也更有利于沃尔夫发挥自己的才华。他被这座城市的地位斗争和不断变化的权力根基所吸引,把全部精力和无尽的好奇心都投入到报道之中,很快就成了报社的明星记者。

  由于罢工,汤姆·沃尔夫手头没有了工作,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清闲下来,因为《Esquire》杂志找到他,派他去加州报道一群热衷于设计改装汽车的发烧友,探究这种独特的地下文化。

  为这篇报道配的炫酷汽车照片都已经准备好了,杂志要准备排版印刷了,但沃尔夫却一直在拖延,迟迟不能动笔,因为他发现自己写不出合乎要求的汽车报道。

  心急如焚的编辑实在没办法,只能告诉沃尔夫:你把自己的采访笔记整理好就行,我们来帮你写成稿子。

  晚上8点,沃尔夫开始打字。他依靠咖啡熬了一个通宵,终于在早上6点15分把采访笔记敲完,长达49页。

  上午9点半,《Esquire》杂志上班了,沃尔夫把笔记交过去。下午4点钟,他接到编辑的电话:“我们不写了,就按照你交来的采访笔记原样刊登!把开头的亲爱的编辑删掉就直接排版!”

  不同于以往的汽车报道,细致入微的观察采访、别具一格的幽默感、华丽灵动的语言以及不时出现的自创词汇,让沃尔夫的这篇文章成为了经典。

  从那一刻起,沃尔夫开启了他的人生传奇,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骤然成为了那个时代最具影响力的新闻人之一,新闻业也因他焕然一新。

  “好像在那个夜晚,新新闻主义突然被汤姆·沃尔夫发现了,无论它来自何处。”2015年,在《名利场》杂志上,拜伦·多贝尔如此回忆说。

  沃尔夫活跃的六七十年代,正是美国社会热火朝天的时候:越战、民权运动、女权运动但是他没有写任何与这些相关的文章,也不写政治,很少写名人。

  其在1964年撰写的《年度时尚女孩》足以展示他深厚的文学功底,这篇文章开头用文学的笔法刻画了滚石乐队音乐会上的一幕,给人以电影横摇镜头的画面感:

  “留着齐刘海的、长头飘飘的、头发高耸蓬松的、顶着蜂窝式发型的、戴着甲壳虫帽子的、身材好但是脸蛋丑的、睫毛浓密的、眼睛上贴着花纸的、穿着宽松毛衣的、戴着法式胸罩的、穿皮衣的、穿蓝色牛仔裤的、穿弹性短裤的、穿弹性牛仔裤的、穿彩色露臀短裤的、腿长的、穿精灵短靴、穿芭蕾舞鞋的、穿骑士拖鞋的,成百上千个热血澎湃的小嫩芽们,在音乐戏剧学院那个无比巨大且陈旧破败的天使圆顶下扭动着、尖叫着、东奔西走着——他们是不是超级棒?”

  除了写作技巧外,沃尔夫胜过其他作家的,是他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以及和各类群体都能打交道、获取信任的能力,无论是南方私酒贩子、汽车改装发烧友、嬉皮士、社交名流、嬉皮士,还是宇航员。

  他自己倒觉得没什么神奇的:无非就是去观察、倾听,去和他们交流。换句话说,做记者该做的事情。恩佐娱乐

  他表示:“刚入行的时候我就发现,没有必要融入进去。我倒不如做个村子里搜集信息的人,或者是来自火星、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人。幸好,这世界上到处都是倾诉欲泛滥的人,他们都想把自己故事告诉你,想把你不知道的东西告诉你。”

  “美国的新闻业还从来没有过一个像沃尔夫这样的人,能够将以下品质结合得这么好:天赋、勇气、不断的学习、不知疲倦的奔走、纯粹的观察。”作家、学者Ben Yagoda曾经这样评价。

  1998 年,多贝尔接受英国《独立报》采访时说:“汤姆有一点特别厉害,就是他有一种独特的语言天赋,这让他独树一帜。他的文章极尽夸张之能事,才华横溢又趣味横生。另外,他对人们的外表和内心有着敏锐的洞察力。”

  最后,我们为大家精选一篇1972年文章的节选。在这篇文章里,沃尔夫写到了自己为何从事“新新闻写作”的雄心壮志。

  我怀疑,在这个故事中,我所赞美的那些佼佼者中,是否有很多带着微弱的、去创造一种“新新闻”、一种更高的新闻、甚至是一种温和的多样性改进的概念进入了新闻业。我知道他们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为报纸或杂志写的任何东西都会在文学界造成如此严重的破坏然而,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索尔·贝娄,约翰·巴思,厄普代克——甚至是最优秀的菲利普·罗斯——小说家们都在那里搜寻着文学历史,苦苦思索,想知道他们现在所处之地是哪里。

  上帝知道,当我第一次做报纸的时候,我没有任何新的想法,更不用说写任何文学作品了。我只是对其他的东西有一种强烈而不自然的渴望。比如在黎明时分,醉醺醺的记者们在窗台上小便;晚上,在酒馆里,听着一个男中音唱着《围城的背影》,他只是一个孤独的盲人,用牛奶玻璃做眼珠——我总是在夜间幻想着报纸的生活。

  我意识到是什么使我陷入这种学生般感伤的心境。尽管如此,我仍情不自禁。我刚刚在研究生院呆了5年,对那些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的人来说,这可能毫无意义;尽管如此,这确实是一种解释。我不确定我能否给你一个关于研究生院的最笼统的概念——从没有人给出过。数以百万计的美国人现在读研究生院,但只说“研究生院”这个词——有什么画面能进入大脑?毫无画面,甚至一点模糊的图像也不存在。我在研究生院认识的一半人都打算为此写一本小说,我自己也曾想过。但据我所知,没有人写出过这样的一本书。每个人都习惯于(仅仅)嗅嗅空气。多么病态!世界上再没有类似的事情了!但是这个主题总是让他们充满挫败感。它抵抗着那种文学的挖掘。

  于是我开始为报纸工作。1962年,我来到了《纽约先驱论坛报》。我眺望着《先驱论坛报》(Herald Tribune)的市政厅,在时代广场以南100码的地方,有一种让人惊叹的波西米亚式幸福要么是真实的世界,要么是不真实的世界残骸和疲惫无处不在公司并没有按照等级制度划分办公空间。主编和最低等级的记者在一样悲惨的地方工作。绝大多数报纸都是如此。这种设置是几十年前由于某些现实原因而建立起来的。但它被一个奇怪的事实维持着。在报纸上很少有编辑人员——也就是记者——有任何升迁的野心,成为城市编辑、管理编辑、总编或其他任何职位。编辑们感觉不到来自下面的威胁。而记者们不需要这些带来职场安全感的隔间,他们并不奢望很多,仅仅是想成为一颗明星,并绽放些微的光彩。

  每个人都知道报纸记者之间的一种竞争,即所谓的独家竞争。独家新闻记者与其他报纸或通讯社的同行竞争,看谁先得到一个故事,然后写得最快。简而言之,他们关心的是报纸的主要业务。但也有其他很多记者他们往往被称为“特稿作家”。他们的共同之处在于,他们都仅仅把报纸视为是一个胜利之路上的汽车旅馆。(他们的)这种想法是找一份工作,保持身体和灵魂共存,能交房租,并逐渐了解这个世界,积累“经验”。也许报纸的工作内容不属于你的风格,那么,就放弃冰冷的报道,告别新闻,进入某个小屋,日夜工作六个月,用最后的胜利点亮整片天空。这个最终胜利将作为你的“小说”而闻名遐迩。

  1、知乎@方可成:《“非虚构写作”的开创先驱Tom Wolfe去世了》,方可成,2018年5月16日

  2、新京报书评周刊,《“新新闻主义之父”逝世,那“新新闻主义”还活着吗?》,宫子,2018年5月17日

  3、新京报传媒研究:《“新新闻主义之父”逝世,我们整理了他的写作心得及主要作品》,阿勺(实习生)、罗布君,2018年5月17日

  4、好奇心研究所:《“新新闻主义”代表汤姆·沃尔夫去世,他的作品和他的处世风格一样华丽》,Deirdre Carmody and William Grimes,2018年5月17日

  大家好,我是财记君,看了今天的文章,您有何感想?期待您的留言和评论!你说,我们听!

Copyright © 2002-2018 恩佐娱乐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
巴斯曼APP页面